「當一個人走得太遠時,他還能找到歸途嗎?這是在《昨天》的文宣標語。



 

「一個人,需要多少隱忍才能感覺到平靜?

 需要放棄多少欲望才能得到心靈的自由?

 一個人,需要追問自己多少次才能知道,“我是誰”。」

 

隱形委員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