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人們不會從歷史的經驗中吸取教訓。」

引用自英國劇作家蕭伯納

 

 

在沉默中奔跑

從過敏的鼻子開始,檢證神,存在的形式

穿越過漫天飛舞的煙塵華爾滋

重彈老調的競選口號   

從皺結的紙鈔,到沾染上污點的硬幣

去卜掛,文明的吉兇

從猛烈的撞擊聲中,了解每一件事故的意義

以預測未知的必然

是否能塞填入我們,因欲望而腫脹的肉身

 

 

在沉默中奔跑

偶爾因回憶而灼傷

但更常是因灼傷,而被迫回憶

週而復始

百轉千迴

在瘦弱的薪資袋與那斑斕卻滯銷的夢裡

奉獻靈魂的什一稅

在忠誠的齒輪所堆築起的高牆

或在盲目滾轉的流水生產線裡

測量監獄的邊界

徒勞的圓

以規律而工整的精細,在原地踏步、繞圈自轉

規律,精確的不容置疑

如同公式定理般,成為巷議街談裡的常識

而人云亦云

沒有人擁有足夠的智識與良知

判讀或指認邪惡,錯誤的罪責

而無人違逆的錯誤,便成為理所當然的真理

 

 

在沉默中奔跑

我們勤奮的頌讀經文

日以繼夜地祈福祝禱

仿佛這樣就能擁有神靈的庇佑

卻在原生的家鄉裡,被拋置入冷酷的異境

而丟失名姓

成為,被代之以數號編碼,所串聯起的傷亡人數

 

在沉默中奔跑

時鐘是生命的嘆息聲

光與影,在輪迴中交替執政

自由或想望夢的權利,被文明的齒輪

優雅地摧解、剝奪

崩壞的不成原形,而無人聞問

我們像哀傷的雲朵,扭擠出她多餘的憂鬱以及怨憤

而被拋入、棄置的雨滴一樣

因無助,而默然失聲

因徨惑,而無法獨處自立

自覺,因蒙受命運的邀召

而從彷徨失措的孤獨顆粒

羽化為地面上滂沱的水窪

而每一顆米粒大的雨滴

都堅信著自己,握擁著自由的權柄

 

在沉默中奔跑

人們在囂喧的繁華裡陷入昏迷

又在默然的寂境下清醒

而薄霧終必散落

如同無所依歸的遊民,席地而睡的絕望般從容

虛空的歡愉

超載的欲望

被眩目駭人的霓紅燈彩

妝飾成晉陞天堂,獲享福榮的票券

抵押靈魂

只為借貸欲望額度的增值

核災或戰爭的酷暴

比不上

讓人恐慌的股價真實

而所有令人為之神往的

無非都是未來文明的墓誌銘

每一個誇示著時代朝向正確的方向,闊步前行的轆轆巨輪

也都是關於災禍的隱喻

 

我們以佩帶象徵著苦難的圖騰刑印為榮

在先人的盲愚,滔咄地囂喧著歷史的必然下

爭先恐後

就像蠻荒的化外之民般

總有人狂熱的想成為獻祭給神靈的貢品

義無反顧

而所有的幻夢,都終將化歸泡影

成為洶湧的歷史駭浪下

微不足道的泡沫漣漪

成為人們所怯言的怪談傳說

再狂熱的信念都終將在現實的刑問逼供下

吐露出歉疚的真言懺悔

我們的罪孽,像一件件等待掘挖出土的遠古遺物

冰冷、僵硬,而有屍變的可能

苦候著真正擁有良知與耐心的人,去化驗它們的死因

 

暗巷內有神靈歉疚的呢喃聲

越來越多人迷茫失措

越來越多人流離失所

越來越多的唉嘆聲

此起彼落

人們異口同聲地嘆唸著

生,竟不如死

城市蒼涼得有如墓園般寂寥

而唯獨歷史,以它嚴肅的撲克臉

沉默以待

 

在沉默中奔跑

回憶、原鄉之景

日與夜的交替

繁星的閃耀及殞滅

撒旦的藉口或奇幻的狂想

都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自滿目瘡痍的大地上剝落

浩瀚而蒼茫的宇宙依然沉默不語

萬事萬物在他們自身的季劫齒輪裡滾動不息

 

百轉千迴

週而復始

 

2015/6/18

 

 

此作名沉默奔跑源自一部1972年發行的電影《Silent Running》中譯名有;宇宙靜悄悄無聲奔逃沉默奔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異界嚮導

隱形委員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