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p_image001

「因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

 

——《傳道書》第一章第十八節

 

 

「我的書桌抽屜裡,有一束我秘藏的書簡──幸與多忙的各位無關。

現在我的心靈界早已徐徐沉向薄暮,我應與諸君訣別。

 

別矣!我善良的諸君。」

 

——芥川龍之介《河童‧某阿呆的一生》P102

 

 

「『這位是我們的聖徒之一──反叛一切事物的聖徒史特林多貝利。

據說這位聖徒在歷盡滄桑之後,因為史威登柏格的哲學而得救。

可是,事實上是沒得救的。此聖徒和我們一樣,信奉生活教。

──或不如說是不得不信奉吧!

 

請你讀一讀這位聖徒遺留給我們的『傳說』之書。

這位聖徒也是自殺未遂者,這是聖徒自身的告白。』」

 

——芥川龍之介《河童》p93

 

 

「我們最想誇耀的東西,只不過是我們沒有的東西。 

 

「我們生活中必要的思想,或許在三千年前就已經說完。

我們只不過是在舊柴薪上加上新火焰。

 

「若是幸福伴隨著痛苦,和平伴隨著倦怠,那麼…… 

 

 

定標此書

 

一位瀕臨價值虛無之厭世者的格列佛遊記

刻劃了一個反烏托邦式的戲謔嘲諷劇

映照出人類社會/文明之荒謬本質的黑色幽默悲/喜劇

 

一個向眷戀著生之毒癮的呆笨世人吐舌,以此劃下完美句點辭世離別的生之輓歌贈禮。

 

他跑到了大街中間,叉著兩腿低著頭,從兩腿間往身後看。
『沒什麼。只是太悶得慌了,想反著看看這個社會,可結果還是一個樣。』

 

 

人類這個物種的處境以及命運,就好比活在水中的魚,有些不知水為何物,有些則暗自流淚。

 

《河童》是一部透過極端的反差對比的故事設定,在各種向度裡與人類的真實世界做平行比照的鏡像世界。為向世人揭露出文明社會之荒謬與人之愚盲

 

而所有的描繪,其實構建了一個延續著歷史之過去、現在與未來之連動性關係的反烏托邦景象的預言。

 

一個崇拜著工具理性價值的未來社會、信仰的黃昏-宗教的虛無主義、政商集權統治的共犯結構關係、荒謬律法與男女權力關係的倒錯等荒謬景象….甚至,更勾勒出未來的進行式,一則對於生者之勸諫的厭世潮先知寓言。

 

知道的便是错觉,不知道便是人生

 

在椰子花和竹篠中,佛陀早已睡去。

 

和路旁枯萎的無花果在一起

基督也好像死了。

 

但,我們必須憩息,即使在舞臺的背景之前。

(若看背景裏面,只是千釘百補的畫布。)

——芥川龍之介《河童‧某阿呆的一生》P108

 

 

特庫的遺書(一首詩)

「別了,我將出發,走向那與俗世隔絕的山谷。
走向那從嚴峭壁、山泉清冽,
飄溢著藥草花香的山谷。」



何小二在搖晃的馬背上因傷痛不時地呻吟著。然而,從他緊咬的牙縫中透出的聲息,卻包含著遠遠超出呻吟的更為複雜的含義。其實,他並非僅僅因為肉體上的苦痛而呻吟,而是在為經受精神上的苦痛——對死亡的恐懼以及奔湧著的無數複雜的情感而嗚咽、哭泣。

他因自己將與這個世界永久地訣別而無限悲傷,並憎恨令他與這個世界訣別的所有人和事。而且,他對不得不離開這個世界的自己也感到憤懣。種種複雜的情感逐一糾結起來,無休無止地襲來,他也隨著這些情感的起伏,忽而大叫著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忽而喊叫著父母,也間或大罵日本騎兵。不幸的是這些聲音一從口中吐出,就變成了含義不明的嘶啞的呻吟

 

 

「我還記得他講完這個故事時的神色——他剛一起身就掄起拳頭,不管對誰都破口大駡道:

滾出去!你這個惡棍!

你這傢伙也是個愚蠢、好猜忌、淫穢、厚臉皮、傲慢、

殘暴、自私自利的動物吧。滾出去!你這個惡棍!

 

——芥川龍之介《河童‧某阿呆的一生》

 

 

 

QUR-r-r-r-r-r(河童哭聲)

 

——芥川龍之介《河童‧某阿呆的一生》P87

 

clip_image002

創作者介紹

異界嚮導

隱形委員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