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你爸爸我最喜歡的卡氏作品,也是我最願意推薦給各位臭人類們的入門讀物。


 「卡夫卡對時代的饑餓之透視,使我想起了愛的使者修女特瑞莎(1910-1997)。她看到了這個時代真正的貧窮不是沒有錢,而是貪婪的人佔用了他們弟兄的產業;她看到這個時代人們流離失所不是沒有房屋,而是沒有充滿愛的家庭;她看到這個時代人們痛苦不是因為經濟不發達,而是得不到尊重。」

 

──引言摘錄自齊宏偉卡夫卡的淚水


 卡夫卡去世前一個月,重讀了他自己的這篇《饑餓藝術家》,據說看過之後淚流滿面。沒有人清楚他究竟為什麼流淚,但我想,那必定是和饑餓藝術家的共鳴。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卡夫卡本人就是饑餓藝術家。

 

卡夫卡的淚,就這樣滑落下來。他一定想到了他自己的不幸,想到了他的孤獨,想到了許多我們不知道的悲哀。在卡夫卡的腦海裡有一種強烈的意識:渴望被認可、渴望被尊重、渴望人與人之間真正意義上的交流。但是無論饑餓藝術家怎樣地誠懇、保持沉默,他的本意總是因為遭到誤解而變得面目全非。

饑餓藝術家守著他的藝術逝去了,卡夫卡知道,那也是他的結局。他在自己的文章中寫出了自己的未來,但那並非讖語,而是必然的結果。他悲傷著,為饑餓藝術家,也為他自己。」

 

──引言摘錄自呂崢《卡夫卡的眼淚》

 

 

卡氏的作品總藉由精心設計的角色以及故事情節的設定,帶領讀者從各個向度去窺探屬於人類命運中本質上的悲劇及苦悶。從中,我們得以感知到生命中某些無從言說起的那些深沉的、悲壯的,幾近於預言式的寓意示現,緩緩地掀揭開那屬於我們全人類之悲劇的哀愁苦悶。而這都是其他中產階級的白領作家(假貨)所無可比擬、企及的境界。在本爸爸眼中看來,唯有卡夫卡觸探到了人類深沉且悲哀的命運本質。

 

 

「為什麼,為什麼要在這緊要關頭停下來?
他覺得自己根本還沒有精采的表演過一回呢!

若是有機會繼續下去,他相信自己將不只能超越自己的極限,
而且還能成為空前絕後的絕食大師。

他知道,他自己已經是了,但為何不給他一個證明的機會?

為什麼,要如此狠心奪走他因挨餓這個本事而閃耀出的榮耀?
為什麼,這群對他佩服不已的人們,會對他如此缺乏耐性?

他自己都尚且能忍耐下去,他們為何卻不願耐著性子等著後續的發展?

引言摘錄自《蛻變‧卡夫卡小說傑作選》

 

 

卡氏作品的中心訊息,以及母題的核心,無非直指向在清晰狀態下,驚見命運的本質以及生存真相之殘酷、鄙陋,以及被宛如宿命般地被註定了的徒勞悲劇。而所有生者,無非都是遲緩、魯鈍的後知後覺者。我們註定被生之盲目熱情的信仰所詛咒,被迫抱守無法割捨、棄絕的執著熱情之愚勇,被迫註定在徒勞之下,戮力不懈地撈取著虛妄水面上所鏡映出的鏡花水月般的理想與夢的倒影幻夢。

 

 

「終於,絕食表演者發現自己可以開始進行他夢想已久的偉大演出,無止盡的饑餓下去,果然如同他對自己的了解,即使經過再長時間的挨餓下去,果然如同他對自己的了解,即使經過再長時間的挨餓都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他證明了這件事。」


引言摘錄自《蛻變‧卡夫卡小說傑作選》p87

 

 

「薩特曾說:“我們所有這些人都在這裡又吃又喝來保存我們寶貴的生命,而實際上我們並沒有,絲毫也沒有任何生存的理由。”

──引言摘錄自齊宏偉卡夫卡的淚水

 

「成為一個怪人並不是他自己所選擇的,而且,最另人苦惱的事是,一旦理解了庸常世界的荒謬,他就無法再忘掉它像其他人那樣生活。這是一條單行道,沒有回去的路。因此,別再說什麼崇高地為藝術獻身,真正的事實是,他只能這樣生活下去,這是他唯一能夠容忍的生活。而對別人那些庸常的食物,他所感到的不僅僅是精神性的潔癖,還已經產生了一種生理性的噁心。

──引言摘錄自Stain (短髮控怪蜀黍) 2010-09-11 20:42:20

 

 

創作者介紹

異界嚮導

隱形委員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