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這部電影,是一段關於人,身處在獄際裡頭,想找尋生命的出口、陽光與希望,但卻只能不斷地滑落向地獄的一段碎心之旅。我們人都必須被迫接受真實的殘酷。見證那富麗堂皇的水晶宮殿的崩毀,以及隨之而來的永夜之孤寂。墮落,成為一種必然的歸途。在這個只有互相吞噬、毀滅彼此的地獄之中,出口並不存在。唯一的救贖與答案,竟正是悲劇的起源。

 

電影的開頭,是一個陰雨綿綿的夜晚。地點在東京的澀谷區。在這兒,到處都林立著象徵情欲的愛情旅館(一種專供旅客交歡的場所)。這裡是允諾人們尋創歡愉的天堂入口。但在燈紅酒綠的另一端,則是另一個世界。一個名為愛的地獄

 

在封鎖線之後,一切的光怪陸離,也只是映現出人心的鏡影。一間燈光昏暗的廢棄空屋裡,擺放著兩具假人。空氣中瀰漫著精液的猩臭與血的鏽腥味。而假人則拼接上真人的屍體。牆壁上寫著斗大的字。這兩具被替換成假人模特兒的命案現場,則有如一部前衛的藝術作品。四肢與頭顱都被切割掉的屍骸,無人知曉那被切割下的屍體殘骸的去處。而宛如洋娃娃的假人,似乎暗喻著某種令人戰慄的黑暗秘密

 

這是一篇取材自真實案件的電影(創作靈感來自1997年震驚日本社會的謎般懸案「東京OL殺人事件)。導演運用了許多設定(角色的特質、境遇與故事情節)去帶出許多關於現代社會問題的經緯(異鄉他者的殊異性與齊頭劃一式的文化扞格矛盾、一種拼了命也要以物質,去塞填心靈空洞的現代人精神困境、父權文化與傳統習俗的價值觀、本我與超我的對立、本能的性欲衝動與道德永恆的悖論辯證、情欲的主體性問題、女人的性自主權等),拉出存在主義思省的空間,並用以映現出日本社會中特有的壓抑與末世燥悶感的氛圍。極具警世意味,特別是在這個反社會事件層出不窮的崩世代中更值得你我關注。

 

而戀之罪這部以真實的社會案件作為創作靈感的電影,即是導演向我們拋擲出的一個問題。一個我們無法自免於外的問題。在一個看似無樂觀前景的未來圖景中,那些社會的邊緣人是如何抵達絕望的?而這些已然絕望的人們,所苦尋的,或許正是一種名為自我毀滅的救贖。

 

 

此世,早已生無可戀

 

有人說,脫序的瘋狂,其實是人在獄際間掙扎的一種軌跡。

 

如果能清醒,誰想淪陷入瘋魔之境?

如果真能自由地選擇,又有誰會自甘於棲身在泥濘中沾染穢污?

 

如果人擁有自由意志,能自由的選擇。那為何會有人執意要闊步迎向地獄?

 

近年來,台灣社會紛擾不斷。從隨機殺人案或任何以棄絕希望的墮落悲劇中,我們是否願意靜心傾聽?而在每一齣失常的瘋狂背後,是否都有著出自於無奈的悲哀?

 

精神科醫師王浩威就曾指出,隨機殺人案,其實正反映了社會制度上存在著某種結構性的問題。但這樣的問題,是抽象而複雜的。身為局外人的我們,往往會透過自身的框架,主觀的去評斷、貼人標籤。而在這過程之中,我們習不察焉地只選擇注視那些我們習慣去看的,而忽略甚至漠視那些我們不喜聽聞的部份。而這種選擇性的忽略、漠視則壓縮了對立族群間的溝通空間。也讓我們更容易傾向於相信來自自身框架的成見。並合理化所有一切可能隨之而來的傷害(污名化、排拒、歧視)。而獵巫或所謂的媒體殺人、社會霸凌就因此獲得了茁壯的養份。

 

其實,反社會的脫序現象,正說明了現代人精神失序或基於黯淡前景下的無望徒勞感的自我放棄。在這樣的困境之下,自殺或殺人竟然成為一種合乎情感甚至是最為理性的一種解套方法。脫序的瘋狂行徑(FBI帥哥)則成為一種抗拒現代社會對於靈魂尊嚴壓榨之暴政的抵抗。

 

image

 

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

一本剖析反社會現象與結構性的制度問題關係的傑作

 

 

而劇中人物的悲劇,顯然並非是由單一原因所造致而成的結果。悲劇,其實正是匯聚眾人之力與擔負歷史包袱下的共業結果。

 

在一個視亂倫為禁忌的傳統社會裡,有著與其大相逕庭的發達色情工業文化。一位堅守著傳統價值的守舊派母親、一個生性放蕩的父親與對父親產生情欲的女兒,則共築了一個共業的金三角。

 

父親的死亡與傳統禮教、道德規範的撻伐,跟親生母親的羞辱與輕蔑在美津子的世界裡築起了一座她永遠也都無法進駐其內的城牆。一個卡夫卡式的獄際處境。被拋擲到必然將永遠地深陷落入那註定徒勞的無望感之中。而這欲愛卻不可得的情欲困境,便成為了名符其實的地獄

 

阻隔在美津子與父親之間的,是一連串沒有實體的虛妄字詞。而她為了要肯定實存的愛戀之情。便必須透過真實的肉體、欲望與情念的堅決來實踐。

 

而本我實存的情欲與文明傳統的道德規範孰知輕重?美津子以展現本我實存的情欲來抵抗父親那虛偽的言詞與文明禮教道德的空洞。美津子透過賣淫的方式,控訴傳統道德的虛妄。而在這墮落的過程中,她將一切所擁之物(名聲、貞節甚至尊嚴)都獻祭在名為文明的祭壇上。而這樣的行為,已實為一種有如朝聖者般堅貞的苦修之行。一個以獻身於悲劇,向命運進行辯駁的試煉。而墮落於本我的淫亂之行,其實正是一種奉行闊步向地獄,才能實踐的愛的修羅道。為了報復父親與文明的虛偽及空洞。也是為了悼祭,對亡父,那永遠也無法開花結果的情欲執念。

 

美津子為了守護她對父親情欲的愛戀,選擇承擔了戀之罪的懲罰。她決定用最為下賤的淫亂,來報復這世界看似高尚但虛偽的道德牢籠。

 

空洞的道德與虛偽的純潔,在美津子眼中都是沒有存在實體的虛妄字詞。那就用最墮落的方式來證明自己愛戀的堅貞,並以此守護對父親情欲的堅決。美津子決定用最為淫穢的生活方式來控訴這將她排拒在外的城堡(傳統的社會價值)

 

在禁忌的亂倫之戀的失落中,受壓抑的情念以及欲望找不到適當的管道舒通,卻一再領受這世界的虛妄與瘋狂的洗禮。在這欲愛卻又無法可得的虛妄世界中活存,生命的甘甜,便早已失去了其本該應有的色彩。因為她最愛的父親已經死去。而當一個人所擁有的一切驕傲,都被斥評為邪淫的異端。那活存,即是一場永無休止的角色扮演遊戲。

 

在這樣的地獄裡頭,或許唯一的出口是死亡。

 

在這場cosplay中,自我還存在嗎?而將自我埋藏、安置在社會的主流價值之上,不正是一種對於靈魂的慢性屠殺?而死亡,或許是早已窒息的靈魂,被禁錮在肉身牢籠中的唯一解脫。

 

他人即地獄

容不下異端的世界之瘋狂

 

image

 

美津子的母親,將美津子象徵著淫穢的部份(頭與性器)切割下,並替換上象徵著純潔無垢的洋娃假人的動作,其實正象徵著一種容不下異端的世界之瘋狂。

 

還記得沙特(Jean-Paul Sartre)《禁閉》(No Exit?那句有名的「他人即地獄」。在我們習不察焉的慣習中(文化近視症)與旁觀的制高點上,進行道德批判的我們,或許,正是那座排拒他人入內的城堡。而究竟是我們是無法進入城堡的異鄉人他者(THE OTHER),還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扮演著那座排拒著他者異族入內的城堡”?

 

 

寫於2016/9/2

 

 

22.4萬年輕人失業中 求職難正妹跳橋亡

 

媽媽的悲哀!母攜2幼子自殺 LINE曾透露這狀況...

 

沒考上第一志願 媽媽要女兒「拚特招」被拒竟當面跳樓

一個韓國女學生的自殺告訴我們:台灣經濟發展的下一步,絕不應該是韓國

 

法拉利姐組5人團體! 鄧佳華首吐「FBI帥哥」背後原因

 

 

 

所有的人雖看似手舞足蹈地但實則噤默無聲

 

而城堡即徵示著一種理想範式允諾的徒勞無望感

 

 

 

創作者介紹

異界嚮導

隱形委員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